扫黑除恶 | 陕西:打掉“保护伞” 根本上铲除黑恶势力

RVuyk62GZSYzxb

6月19日,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布组建涉及马某桥黑社会性质的21人的案件。

邪恶势力可以滋生和传播,他们离不开“保护伞”的支持和庇护。只有坚决摧毁“保护伞”才能真正铲除邪恶势力。随着反邪恶特殊斗争的不断深入,一些“保护伞”案件已进入审判阶段。记者找到了我省最近试过的一些“保护伞”案例。

与黑人有关的“乡村暴君”和“警察遮阳伞”在同一个房间里被审判

6月19日,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布组建涉及马某桥黑社会性质的21人的案件。据了解,此案是西安第一起案件,其中“保护伞”与黑人组织成员共同受审。

被告马某桥,前任党支部书记,西安市高陵区渝北村(原高陵县)村委会主任,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杨默熙是西安市高陵区高Town村渝北村村委会主任。 2008年11月,马某乔隐瞒了他因抢劫罪被判刑的事实。曾任西安市高陵区渝北村党支部书记。次年,他当选为渝北村村委会主任。上任后,杨某喜,吴默忠,孟某等,马某桥村委会干部,控制了农村基层政权,并将被释放的囚犯聚集起来作为暴徒,并与镇领导干部刘茂刚和派出所机构联系。常友峰是支持者和“保护伞”。

2011年9月,马的桥下黑社会组织初步成立。随后,杨默熙,茹牟,陈某,周某,刘某先后加入组织,组建了马桥作为组织者和领导者。杨默熙,黄某,吴某忠,茹某都很活跃。参与者,陈,孟,周和刘是一般参与者的黑社会组织。该组织以暴力威胁为手段,依靠农村基层政权,利用马某桥,杨默熙等人作为村干部组建的便利,贪污和骗取征地和土地。租赁政府或企业。赔偿金。

马某桥,杨默熙和黄也组织人员非法挖沙。他们将非法挖沙获取经济利益,一方面实施新的犯罪活动,另一方面贿赂国家工作人员寻求庇护和保护。作为黑社会组织的领导者,马某桥侮辱并击败了村委会的村干部,并多次指示黄某击败与他们发生冲突的村民。 2015年,马某乔无法参加村里“两委”的选举,因为他被判刑,并协助自己担任选举委员会主任,因此杨默熙当选?梦被岬闹魅巍4逦帷Q钕壬先魏螅翊勇砟城诺拿睿谷匣嶙橹て谡莆张┐寤阏ǎ僮萦灞贝宓乃姓鞯睾屯恋刈饬藿ㄉ柘钅浚⒍狭舜遄茫鞯嫉常现匚:Φ钡鼐煤蜕缁帷6┕骸?

作为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刘某刚在高陵区副镇长任职期间负责土地,农业,林业,水电,畜牧业,统计,开发等工作。了解马牟桥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的乡镇人大代表大会。该组织长期控制农村基层政权,压迫干部和群众,吸收非法利益。他们仍然纵容和庇护,并充当“保护伞”。

2011年1月,余某峰担任西安市公安局高陵分局代理主任。他知道以马牟桥为首的黑社会组织长期控制农村基层政权,恃强凌弱的干部和群众,剥削非法利益,开展非法,犯罪活动。仍然纵容和庇护黑社会组织及其犯罪活动,以及黑社会组织领导人马谋乔,称兄弟俩兄弟为该组织的“保护伞”。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处被告人马某乔犯罪,领导有组织犯罪和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2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被告人杨某因涉嫌参与有组织犯罪,故意伤害等罪名成立,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50万元。被告刘某犯有纵容罪,掩盖黑社会性质,诈骗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被告尤某峰被定罪并隐瞒了类似黑社会组织的罪行,并被判处2年徒刑。其余被告被判处11年零6个月至1年徒刑。

RVuyk6Q7uTWGvD

6月28日至7月2日,咸阳市委消灭邪恶特别活动成员进入沭阳县虞城镇榆城苑,阜阳苑和关庙村,开展专题讲座。特别打击邪恶。图为沭阳县桥地镇关庙村走私邪恶现象。

沉溺于受保护的“官方保护伞”将受到严厉惩罚

RVuyk6fEwEBoMT

走私法的“保护伞”首先被判刑

RVuyk7K8qWRyC3

15种黑色和邪恶的“防护伞”

RUwxurrDAqvBV

件。

从2018年开始,反邪恶的特殊战斗明确针对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那么,有哪种类型的黑色和邪恶的“防护伞”?西安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常鹏对邪恶势力的“保护伞”类型进行了分类和说明。

出资类型

在黑与邪恶势力中建立起来的公司和公司与邪恶势力的罪犯分享红利,伙伴关系,或与罪犯勾结并犯下罪行。

沉迷于庇护型

件,纵容和隐瞒犯罪。

障碍调查类型

黑社会组织的犯罪分子利用自身的权力和便利,可以避免对公安,司法机关的侦查,禁止,指控,起诉,审判和嫌疑,通风,隐瞒,破坏,伪造证据;防止他人提供证据,举报和揭露,甚至指他人的伪证;帮助黑社会组织的罪犯逃脱;妨碍和干扰其他国家机关的禁令;并阻碍黑社会组织通过阻挠,拖延或不履行职责对犯罪分子进行调查和处罚。

平台支持类型

邪恶力量消灭持不同政见者,寻求利益,支持案件,违反规定,执法,并非法处理案件。

报复类型

打击黑人相关罪行的举报人。

不检查案例

没有警察,没有案件,没有案件,没有证据,没有逮捕,没有投诉,没有任意投诉,强制措施或撤销案件的任意改变。

通风类型

在处理案件的情况下,该公司泄漏泄漏,泄露案件,或对涉及黑人相关罪行的罪犯进行通风,以帮助他们逃脱惩罚。

令人不安的罪行

用普通案件取代涉及黑人组织的罪行,企图赦免邪恶势力。

拒绝裁判类型

捏造事实,破坏证据,伪造自给自足等材料,不依法履行职责,审查和核实证据,使涉及黑人犯罪的罪犯失踪,失踪,失踪或重罪。

跟踪弱点类型

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黑恶势力的邪恶势力犯下滥杀滥伤的罪行,无法收回赃物。

共谋案件

在监管监督过程中,渎职和渎职,便于黑嫌犯或罪犯串通案件,遥控指挥或放手。

违反饮食类型

在教育和改造涉及黑人犯罪的罪犯的过程中,他们接受罪犯及其家人的财产或接受食物和饮料,并且违反规定给予赞扬和优点等赞美。

违反判决

违反法律法规和处理与黑人有关的罪犯,减刑,假释,医疗和监督。

帮助人们谈论感受

违反法律法规调查此案,打招呼,并介入涉及黑与邪的案件。

打击无效类型

其他行为是黑人和邪恶势力的“保护伞”,导致腐败行为对黑人犯罪无效。

国家公职人员对黑人和邪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后果是什么?常鹏说:“如果一名国家公职人员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他将依法追究党和政府的责任。如果涉嫌犯罪,他将被追究刑事责任。个人将以邪恶势力的“保护伞”的名义编造事实。如果一个人犯下ob告,构成案件或进行报复,他或她将受到法律制裁。 (记者马力)

Aite Yanan